日营收锐减千万,批量裁员!信息流广告代理们走到十字路口

发表时间:2022-02-14 15:55作者:锡海来源:互联网分析沙龙

“K12在线教育平台,正进入密集裁员期。”


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外界围绕K12在线教育各大平台的报道,几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。尤其是社交平台上曝光的裁员消息,包括新东方、好未来、高途、作业帮、掌门一对一等在内,更是引发了业内的强烈关注。


事实上,K12在线教育行业震动以及平台大裁员风波之下,另一个行业——信息流广告代理,也正在经受狂风暴雨般的洗礼。


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。


近几年,伴随着互金与在线教育行业的高速发展,涌现了一大批信息流广告代理公司。依靠着行业发展的红利,部分代理在短短几年时间迅速成为营收规模超百亿的行业头部公司。同时,还有大量的创业者闯进来,年营收上亿者也比比皆是。


用户们在抖音快手上看到的海量匪夷所思的广告,皆出自代理们之手。


如今,互金与K12在线教育已相继“团灭”,信息流广告代理也走到了行业的十字路口。


01


部分代理直接倒闭,有腰部公司最高裁员80%


最近,从事广告销售的高峰正忙着开拓新客户,这些客户所在的领域,都是他不太熟悉的领域如电商、社交、工具等。


“虽然在线教育的客户没有了,起码没有失业,还得逆流而上。”高峰感叹。


2020年3月,高峰跳槽至一家信息流广告代理公司,所在的事业部专接在线教育行业的客户。


彼时K12在线教育投放如火如荼,高峰接触的客户,如果单日预算低于30万,都可能会被公司挡在合作门槛的外面。


信息流广告


仅仅时隔一年,高峰就又回到了起点。


“我们公司有六大事业部,这次起码没有受到严重影响。我知道的一些其他公司,就比较难了。   ”高峰透露,行业里一家规模500人的公司,裁员比例高达80%,目前仅剩100人。


相较于高峰所在的公司类型, 部分专注于在线教育的代理公司受到的冲击无疑最终。


成立于2014年的麦迪克,在业内拥有较高的知名度,此前曾是巨量引擎第一家行业独家代理公司,其服务范围覆几乎盖了全国80%的教育行业大客户。


在此次的行业冲击波下,麦迪克自然是首当其冲。不但大批裁员,还集中解约了此前签约的一批演员模特,人数多达三四十人。


裁员还不是最坏的结果,尚有生存下去的希望,个别代理却无法挺过去,不得不关门倒闭。

“北京的一家信息流广告代理,前几个月,还在一直招聘优化师。我还去应聘了HR岗位。”从事人力招聘的李明明透露,此前她险些成为该公司的HR,“不久前,我又联系了一下当时面试我的负责人,想看看是否还招人,结果对方告知公司已经倒闭了。”


目前,虽然还没有详细的数据统计有多少代理倒下,但是多数从业者无不持悲观的态度:这个行业,正在走下坡路。


02


单日营收锐减千万,各代理忙转型


和新东方、好未来、高途等前途变得渺茫的这些公司相比,信息流广告行业的头部代理们,在面对这场地震带来的冲击,似乎要略显从容一些。


多位就职于云锐、优矩、派瑞等头部公司的从业者表示,目前公司暂时没有裁员的情况出现,原先做教育的团队,或是继续开拓新业务,或是转岗到其他的部门。


“头部公司们的客户,都比较多元化。没有了教育客户,其他领域的大客户,还能够支撑。”据了解,除了教育之外,游戏、电商、社交、工具产品等领域的客户,仍然是重点类客户,业务贡献度位于TOP5。


2.jpg

不过,头部公司们也并不好过。


“以前我们部门服务的几家教育客户,日消耗加起来最高时能够超过千万了。现在一下全都没有了。”就职于上述头部公司之一的赵欢透露。


另一位就职于头部公司的高层人员则表示,“此前公司日消耗平均在两千万起,教育客户停止投放初期,日消耗不足千万,最低时只有几百万。”


为了应对此次教育震动带来的冲击,不少代理开始尝试转型,或在内部进行新一轮变革。


于头部代理而言,如何获取更多行业的用户是当务之急。


“此前,我们只接主要行业的头部客户,一些中小客户,由于公司内部机制问题,我们基本都不接。” 赵欢透露,如今公司已经抽调团队中的一批人,成立了新公司,主要开拓和服务的客户基本都是原来无法服务的,“虽然消耗还无法和集团业务相比,至少一直在增长,能看到希望。”


除了头部代理之外,部分中小代理开始尝试新业务。


旭天所在的代理公司人员不到20人,由于业务量骤减,有一半人员处于闲置状态。公司领导最后决定选择抖音卖货,“也不知道能不能做起来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旭天略有些茫然。


然而,屋漏偏逢连夜雨。一家刚刚裁员完毕的代理商,由于优化师投放过程中疑似出现违规行为,导致客户账户被封,结果被处以消耗金额的双倍惩罚,保守估计在百万以上。


该代理和头条相关人员多次沟通无果。 如此巨大的罚款金额,对于代理商来说,无异于雪上加霜。   


眼下,代理们纷纷转型或者开拓新客,曾经的教育客户们面临着同样的难题。   


不过,最让人看不懂的是,上述后者中,却有人选择转型为乙方,成为了信息流代理。


根据业内流传的一张截图显示,作业帮基于市场部自由投放团队,孵化了一个信息流代运营团队,曾操作了作业帮整体几十亿的广告投放。现在团队转型,承接各类客户代运营需求。


3.jpg

作业帮市场部相关负责人甚至直接喊话:“ 作业帮华丽转身,要做代运营了!!!!你们曾经的客户,现在是战友了。欢迎作业帮加入代理、代运营行列。”


也就是说,昔日的甲方,摇身一变,成为了代理们的同行,和乙方们开始抢业务了。


“原本就僧多粥少,原来的客户,居然要和我们抢生意了。”有人对于作业帮的做法实在不解,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“虽然作业帮急病乱投医,起码有业务可做,总比坐以待毙要好。”   


03


职业教育客户不是代理们的“救命稻草”


在K12教培行业迎来寒冬之际,第二大民办职高“景大教育”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的消息引发了关注。


职业教育赛道或成为新风口,行业融资频次也明显在增加。公开报道显示,在7月份,押注在线职业教育的开课吧、企业培训SaaS平台魔学院、职业教育平台伯乐智才纷纷获得新一轮融资。


那么,职业教育领域的客户,会是代理们新的营收增长点吗?


4.jpg

“目前信息流广告投放这块,职业教育的客户消耗,头条大盘才六七百万,还不足千万。和K12的大盘投放,差了几十倍的量级。”


在高峰看来,短期内职业教育无法为信息流广告代理们贡献更多的成交额。


一方面,职业教育十分细分,课程种类多,门槛高,而教培已经非常标准化。这就决定了在获客转化时, 职业教育的转化链路更长;另一方面,传统职业教育的特殊性在于,基本上都是线下教育,要有很强的实操性,有一定的地域性和人数限制,无法像在线教育那样无限次获客。


如果职业教育不是救命稻草,谁又能成为代理们新的增长引擎?


多位代理销售人员的观点基本相同,主要还是在原来贡献TOP10的领域继续拓展客户,毕竟客群数量足够大。


然而,何时能够重返昔日的光辉业绩?


从下面这份消耗排名表可以看到,在3月26日至4月22日期间,双周日均消耗超过千万的信息流代理商超过12家。最新排名前三的云锐、派瑞、优矩三家的日消耗分别为3935万、1980万、1874万。


5.jpg


到底何时能够恢复到之前的营收规模?众多代理商们莫衷一是,谁也无法给出乐观的答案。

客户服务
 
 

服务热线:18971576794

企业外站.png

广告服务


ABUIABAEGAAgq5Db-gUoy8rtkAYwZjgp.png

更多‍需求提交>>